中俄轰炸机联合巡航 航线已前推至日本”不可退让”区

来源:帧察点

当中俄两国在昨天组织的第二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通过两国国防部的联合声明而官宣后,网上率先公开的图像报道,居然不是来自日本统合幕僚监部(相当于联合参谋部)的“报道发表资料”,而是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视频时,就有朋友开玩笑说,“御用摄影师”作风堪忧,简直是“世风日下”。

不过俗话说得好,好饭不怕晚。果然没过多久,“报道发表资料”就更新了,航空自卫队拍摄到了我军出动的四架轰-6K中的两架,均更换了新的低可视度机号——位于垂尾的五位数黄色数字;其中还有一架是增设了机翼最外侧挂架,类似轰-6J的轰-6K升级机,这也头一次被“御用摄影师”拍到了。

▲如果不是这张图,大伙可能还觉得机翼外侧增设的挂点就跟吊舱“永久绑定”了

与2019年中俄首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的配置相同,此次执行任务的两型轰炸机都没有外挂弹药(当然图-95是可以在弹舱内挂载空射巡航导弹的),也算是照顾下“不针对第三方”这个官方口径。不过这次在出动了轰-6K升级型的同时,一向被认为与最外侧挂架“绑定”的电子战吊舱并没有出现,稍稍有些出人意料。

▲是为了保密还是有啥别的考虑,咱们就不得而知了。图为此前曝光的轰-6K升级型

虽说这“一丝不挂”的挂载显得不够威武,但相比去年首次巡航,我军此次出动兵力在规模和航线上的扩展还是很值得一说的。轰-6K的航程虽然没法学图-95绕日本列岛巡航,但从日本海飞到东海那还是轻松加愉快的,2019年首次联合巡航的航迹也说明了这一点。当时中俄双方轰炸机在日本海上空汇合后保持编队飞行,共同飞越对马海峡进入东海,直到飞抵钓鱼岛北方约140千米时解散编队。

▲日方公布的2019年7月首次中俄联合空中战略巡航飞行略图。可见在编队解散后,轰-6K直接返航,而图-95则又折向东南飞越宫古水道,再返回俄远东机场

这次联合巡航,我军先出动了第一组轰-6K双机飞过对马海峡,经由韩国郁陵岛以西空域,与俄方派出的图-95在郁陵岛正北方空域汇合,和上次的汇合点大差不差。不过此后它们并未像去年那样,直接沿着轰-6K飞来的航迹飞出日本海,而是先朝着东南方向飞行——轰炸机编队航向直对日本本州,直到飞抵隐岐群岛西北70千米左右时才折回西南,再穿过对马海峡,也不知道自卫队当时什么感想。

而当中俄混合编队飞出对马海峡后,我军派出的第二组轰-6K双机也与之汇合,形成了四架轰-6K与两架图-95的编队。编队飞抵日本五岛列岛以西约130千米时,第一组轰-6K双机先行折返,第二组轰-6K双机与俄机继续南下,并共同穿越宫古水道——相比上一次图-95单独飞抵北纬25度线即折返,此次中俄编队则向东南方向深入西太平洋飞行了一段;此后编队沿原路返回,再次飞抵五岛列岛以西约130千米时,中俄编队解散各自返航,宣告此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圆满结束。

▲两个红箭头之间就是4架轰-6K和2架图-95共同巡航的航迹,对比2019年巡航飞行略图,可见此次双方共同编队的航迹更加靠近日本列岛

通过对比航迹不难发现,此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双方共同编队飞行的里程要比上次增加了50%以上,而中俄军机首次编队飞越第一岛链也颇具纪念意义。另外相比上次巡航,这道新航迹还有另一个特点:编队在东海上空飞行时的航线明显东移,全程处于东经125度以东。

在我国2013年11月颁布的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六个顶点中,其中两个顶点位于东经125度线上,日本“防空识别区”在东海方向的界限中,也有一条边与东经125度线重合。而在中日东海争端中,日方又长期把东经125度30分作为其“不可退让的”所谓“大陆架中间线”,中方公务与民间船只在这一水域作业时经常与日方爆发对峙。

航迹的前推,更好地体现了战略巡航应有的价值:要让潜在对手意识到战略威慑就在眼前,而不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兵力的增加,背后则是中俄两军轰炸/远程航空兵从决策计划到执行层面默契程度的加深。更重要的是,这还远不是这种战略协作和联合行动的上限,保留了“逐次加码”的空间——例如轰炸机数量和航线选择。

▲不过如果图-160不来的话,近年内这出大戏的两位“主角”形象基本就固定了,就算轰-6这边花样多点,具体到有几对挂架、有没有受油管的细节,也就是个“扮相”差异

说来昨晚中国国防部刚发布消息时,还有不少朋友关心,为啥双方只出动了轰炸机?其实在俄国防部发布的视频中,是能看到参与护航的俄空天军苏-35,以及该机飞行员视角下的轰-6K等画面的,但苏-35并没有被日本统合幕僚监部“记录在案”。这事的原因,就得通过另一个当事“人”——韩国补充的一些细节来分析了:

联合参谋本部22日表示,当天有4架中国军机和15架俄罗斯军机飞入韩国防空识别区。上午8点多,4架疑似轰-6的中国军机依次飞入离於岛(原文如此,系韩国对苏岩礁的非法命名)以西的韩国防空识别区,其中2架经郁陵岛东部飞离韩国防识区。

苏霍伊系列战机、图-95轰炸机、A-50预警机等15架俄军机依次从北飞入韩国东部海域防识区,其中2架从独岛以东飞出防识区后,重新飞入防识区,最终从独岛东北方向飞离防识区。中俄军机于当天下午3点20分许全部飞离韩国防识区。

联参评价,上述军机均未侵犯韩国领空,这是一场中俄联合演习,具体情况有待进一步分析。韩军表示,中方在军机入区前通过韩中两国间直通电话通报了例行训练的计划。

上面说的“从独岛以东飞出识别区后,重新飞入识别区”的2架俄军机,显然说的就是此次执行巡航任务的图-95。从韩军联参并未对其他飞机航迹过多描述来看,包括预警机在内的多数俄军军机应当只是短暂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后即返航——至少没像上次中俄联合巡航时的A-50U“塔甘罗格”号那样,在韩日争议领土独岛(日本称竹岛)领空打出一来一回两记“擦边球”。

由于除两架图-95之外,俄空天军其他机型很可能并未进入日本防空识别区,所以即使日本发现它们的踪迹不是难事——再怎么说,一度在韩日矛盾中风雨飘摇的韩日情报交换协定(GSOMIA)后来那还是续住了——苏-35更是与中俄轰炸机一度形成了编队,但日本统合幕僚监部并未在公告中对它们进行标注。

▲开头视频中,俄方视角里的轰-6K,可见其翼下有四对挂架,是一架升级型

而相比日本颇为例行公事的反应,韩国的反应颇为“加戏”。尽管前文提及韩军表示中方提前通知了这次训练的计划,但根据韩联社报道,不仅韩国国防部事后通过有线电话向中俄两国驻韩武官“表示忧虑”,韩国外交部也通过外交渠道就两国军机当天飞入防空识别区问题“表示遗憾”,并呼吁“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第二次中俄联合空中战略巡航的成功组织,意味着“图-95与图-16海上叙旧”可能以后真就成了一年至少一次的固定节目了,所以“类似事件”不仅要“再次发生”,其规格也有望得到提升。前面说了“主角”轰炸机部队,其实在体系配合这块儿能做的文章也很多,就说这次俄军的苏-35给我军进入日本海的轰-6K护了航,那下次咱们给进入东海的图-95护个航也无甚不可,甚至可以拍个大合照——要求不高,能拍出规模就行,大不了图-95跟着一起被打码也行。

这些遐想,终究是属于2021年的,对于我军执行这次联合巡航任务的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来说,他们已经完成了今年的“收官之战”,足以在这个不寻常的2020年即将收尾时,为年终总结写下沉甸甸的一笔了。而在这个形势一年比一年、甚至一月比一月、一天比一天复杂多变的时代,“节日不忘战备”这句军营里的老话,同样有着更为沉甸甸的分量。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hnbftx.com/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